薩德一直是中韓繞不過去的話題,韓國過去一直對中國的不滿聲音不以為意,導致中韓關係陷入了僵局之中。文在寅政府上台後,暫停了相關行動,中韓關係也因此逐漸回暖。不過,在韓國總統大選即將來臨之際,候選人尹錫悅卻極盡討好美國的立場,聲稱要不要薩德,完全是韓國的內部事務,中國要撤出邊境的雷達后才有指手畫腳的權利。不僅如此,尹錫悅還露出了醜惡的諂媚態度,他聲稱韓國必須與美國搞好關係,中國等周邊國家才會尊重韓國。話里話外都透露出了一股把美國作為“主子”的意味,簡直就是喪權辱國。對此,韓國執政黨黨首宋永吉進行了嚴辭批評,他認為尹錫悅根本沒有基本的外交素養,只會討好美國。

為“媚美”再提薩德

薩德系統一直是中韓關係之間“過不去的坎”。受此薩德事件的影響,中韓關係幾近破裂,兩國之間的經貿往來也因此預冷。此事件的陰雲導致中韓之間高度發展的經貿一度陷入疲軟,韓國也由此損失了1000多億美元的貿易額。文在寅政府上台後,韓國開始奉行“兩頭倒”政策,初期中韓關係緊張,文在寅推行對華溫和政策,主張兩國合作,薩德的入韓計劃才由此暫停,中韓關係也開始逐步恢復,兩國經貿往來逐漸正常化。

但與此同時,韓美關係卻因為中韓關係的回暖漸生嫌隙,文在寅政府為了平衡,又轉向經營韓美關係,開始就重新部署薩德的事項與美國“眉來眼去”。

歸根到底,美國韓國聯合起來三番五次地拿薩德說事,表面上是為了針對朝鮮,實際上是美國對中國暗中“威懾”。薩德系統起到的作用不僅僅停留在美國在中國周邊安插了一顆難纏的“釘子”,更起到了對韓國周邊地區的監視作用,使得東北亞地區的軍事活動能夠被美國“盡收眼底”,尤其是美國一直以來非常忌憚的中國洲際導彈。

如果說文在寅政府是“牆頭草”,為了利益可以在中美之間長袖善舞的話,那麼韓國總統候選人尹錫悅則是一個赤裸裸的“媚美”分子,恨不得把美國塑造成韓國的“父親”。尹錫悅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毫不掩飾自己對美國言聽計從的政治立場,大言不慚地聲稱韓美關係才是韓國的“立身之本”,只有與美國的關係好了,中國等周邊國家才會真正地尊重韓國的立場。

尹錫悅的話里話外都是對美國的“俯首帖耳”,不過他倒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還繼續叫囂道,部署薩德是韓國的內政,中國要想韓國停止部署,就應該先撤掉邊境的雷達系統。如此喪權辱國的發言讓人十分迷惑,尹錫悅為了討好美國人,不惜把八竿子打不着的兩樣東西聯繫在一起,實在讓人貽笑大方。另一位高官李俊錫也毫不掩飾自己的媚美立場,聲稱要徹底廢除文在寅的“軟弱政策”,韓國必須跟着美國的腳步,對中國強硬到底。韓國高官這一系列帶有反智色彩的反華言論都迎合了美國的思路,恐怕又會在韓國國內掀起一場媚美“風潮”。

各界批評

尹錫悅的一系列反華言論,無非是在為自己爭取美國的支持,試圖在他的總統選舉道路中拉到一個“大人物”的力挺。對於尹錫悅沒有下限的言論,韓國執政黨黨首宋永吉就提出了嚴正的批評。宋永吉為了安撫中國的情緒,再次重申韓國部署薩德的目的只針對“朝鮮核彈”的威脅。他還認為,尹錫悅的言論是極其危險的,尹錫悅為了自己的私利,根本不顧韓國的國家定位和政策,完全不具有政治人物應該有的外交水平和素養。

中國對於尹錫悅的言論也做出了回應。我國駐韓大使邢海明發表文章尖銳地指出,尹錫悅的不當言論已經觸及到了中韓關係的核心,美韓關係永遠沒有權利凌駕在中韓關係之上。邢海明還表示,韓國政府一再在薩德問題上反覆無常,嚴重損耗了兩國之間的戰略互信;韓國政府應當吸取教訓,沿着目前的方案繼續妥善處理薩德問題,為兩國關係重回正軌做出积極的努力。

費力不討好?

韓國總統選舉越走越近,候選人尹錫悅為了拉票甚至拋出了喪權辱國式的言論。不過放眼整個大選,在選舉中最熱門的卻是另一位持有完全相反觀點的候選人李在明。李在明把在韓國作威作福的美軍視為“眼中釘”,一直表現出極度的厭惡情緒,他還在發言中直截了當地稱呼駐韓美軍為“佔領軍”,他認為正是由於沒有徹底清除親日勢力的影響,才導致目前韓國只能聽命於美國“佔領軍”的局面。對於李在明的強硬,尹錫悅則一直在“跪着說話”,他認為李在明的言論“扭曲了真相”,韓國民眾不應當囿於七十年前的事情,而是應當“展望未來”。

儘管尹錫悅極盡醜態,他還是沒有博得韓國民眾的好感。目前的民調數據显示,尹錫悅的支持率僅為32%,而強硬的李在明則收穫了45%民眾的青睞,在所有候選人中位居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