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慈子孝和雞飛狗跳之間就只差一次輔導寫作業,現在的家長越發的重視教育,也越來越多地介入到孩子的教學之中,然而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着很多家長:為何輔導孩子寫作業如此讓人頭大?

因為你不知道孩子的最近發展區在哪?

所謂最近發展區,是蘇聯教育家維果茨基提出的一個概念,即兒童發展有兩個水平,一種是現在達到的水平,一種是在教育者幫助下達到的水平,兩個水平之間的部分就是最近發展區。說人話就是現實和“先定個小目標”中小目標之間的距離。當然很多家長其實是知道最近發展區的,但知道不代表會用,在實際教學過程中很多迷之操作造就了後面的災難現場。孩子的實際最近發展區和家長認為孩子的最近發展區是有差異的,這個差異的部分就是令人頭大的根源了。

舉個栗子,小學生背古詩,一首最耳熟能詳的五言絕句,家長覺得這個太簡單了,隔壁阿花幼兒園的時候就已經背下來了,自家孩子一晚上應該也差不太多了吧。於是開始盯着孩子背誦,一遍一遍的讀,然後一句一句地背,而出乎家長意料的是,看似簡單的二十個字,自家孩子根本背不下來,每次背誦不是這裏錯了就是那裡錯了,要不就是背下上句忘了下句,或者背下來之後很快又忘了。然後家長和孩子的怒氣值就在這個過程中持續飆升,最終一發不可收拾。

這裏面其實有三個坑:

首先,家長根本沒調查過孩子的基礎水平在哪。最近發展區是有一個基礎水平的,這個是現在達到的水平,也就是孩子到底能在多長時間內背下多複雜的古詩?別看只有二十個字,古詩為了韻律美和意境美,其的行文方式和平時說話是有很大差別的,所以對於小學生而言,那其實就是二十個毫不相關的字符,根本沒法用理解的方式加快背誦,只能死記硬背。再加上古詩里可能還有很多沒見過的新字,還得分出相當一部分精力去學習新字的字音、字形和意思,所以小學生背古詩其實比成年人難得多。

其次,家長督促下的背誦過程,其動機構成以壓力為主。相比動力而言,壓力在促進人做出某種行為的效果方面要差得多,因為它會造成 嚴重內耗。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認為,低級需求沒滿足前,高級需求是不可能滿足的,安全和尊重的需求低於自我實現的需求。壓力使孩子產生不安全感和不被尊重感,從而需要花大量時間精力去說服自己接受家長的行為,或者在無法實現預設目標情況下思考如何保證自身安全,從而避免遭受家長言語或肢體上的傷害,這個內耗實在太嚴重了,怎麼可能還有什麼效率?

最後,家長在幫助孩子達到目標的方法往往存在大問題。記憶是有方法的,很多家長並不懂得記憶的技巧,總是覺得“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大力就能出奇迹”,然後就是逼着孩子一遍一遍的讀、背、寫。艾賓浩斯遺忘曲線雖然告訴我們及時複習可以加強記憶效果,但不是說要持續不斷的机械記憶,短時記憶轉化成長時記憶需要一個過程,而且人腦是有保護機制的,一個刺激持續久了,就沒有喚起功能了,記憶效果會變得很差。而且一遍一遍口乾舌燥不說,家長的臉色還逐漸難看,這種情景很讓人不愉快,根據佛洛依德的壓抑理論,人會壓抑不愉快的回憶。背古詩這麼不愉快,怎麼可能主動回憶,即使潛意識里有這個內容也會被壓抑住,結果就是想不出來。

所以,想要繞過這些坑,讓輔導孩子別那麼上頭,其實就得全面認識和利用最近發展區的理論。還以背古詩為例:首先你得真正了解孩子的真實水平,他認識多少個字?能否真正理解故事中那些詞句的意思?有沒有平仄的基本感覺之類的。然後先給自己做一做心理建設,別把目標定得太高,針對孩子現有水平,积極引導他去做這件事而不是施加壓力,如果他不願意做,先花點時間說服他去做。最後想辦法讓整個學習過程盡量輕鬆歡樂一點,比如學習完之後可以針對學習成果給點小獎勵之類的,只要孩子願意接受並回憶這個情景,後面的事就好辦了。

最後我還想多說兩句,有的時候孩子的學習表現嚴重落後於家長預期,並不是孩子不努力或者智力有問題,而是自組織過程還不完善。比如字不認識就很難理解詞,不懂詞的意思自然也就造不出句子,寫文章更是無從談起,很多知識都是像造大樓一樣,建造主體框架是一個非常緩慢的過程,可一旦主體框架完成,後面的建造會快得飛起。很多孩子上學上到某一個階段,“突然開竅了”其實就是這個厚積薄發的結果。學習從來不是個勻速的過程,不要總是看似很自律地給孩子定多少多少目標(每天背多少個單詞,作對多少道數學題啥的),開始時提升就是會很慢,後面則會越來越快,目標太死的結果就是失去信心,後面的事大家都懂得[機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