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能偽精緻到什麼程度?日本人外表都很體面,一絲不苟,乾淨整潔。但內心深處並不精緻,甚至並不寧靜,他們追求的體面不能影響心靈。2、 反而外表光鮮內心空洞的反差使得日本人無比勞累,很多人在外面脫下乾淨整潔的上班服,在家卻無比頹廢邋遢,這樣人稱不上精緻 。乾淨整潔是有的,日本是很乾凈的。但“精
{“rich_content”:{“text”:”日本人能偽精緻到什麼程度?日本人外表都很體面,一絲不苟,乾淨整潔。但內心深處並不精緻,甚至並不寧靜,他們追求的體面不能影響心靈。\n\n2、 反而外表光鮮內心空洞的反差使得日本人無比勞累,很多人在外面脫下乾淨整潔的上班服,在家卻無比頹廢邋遢,這樣人稱不上精緻 。\n\n乾淨整潔是有的,日本是很乾凈的。但“精緻\”二\n字,不敢苟同。因為很多人化妝,整潔都是為了給\n別人看或者在外面生存。\n\n\n3、 他們對於自己的國家極度自豪與自信,在此同時,他們的個人又是近乎病態的虛偽和自卑。\n\n不是地圖炮,日本人對於這兩點問題中槍的一致性是超乎想象的。\n\n\n4、 閱讀的習慣非常普遍,電車和地鐵還有咖啡店裡都有人捧着書或拿着報紙很認真地看,每天都可以看到很多這樣的場景。圖書館超安靜。還會要求在完全安靜的區域不可以敲鍵盤,如果要打字可以去另外的討論區。\n\n\n5、 學校里,日本留學生很排外,只和自己日本圈子里的人呆在一起,極少有人會和外國人交流。\n另外,有次一群日本男女在籃球場上站成一圈投籃,投進一個就全體興奮地大叫,我們中國人完全不能理解其的G點。\n\n\n6、 許多非常人性化的設計,公交車乘車時踏板會變傾斜可以讓輪椅輕鬆上車,車庫門前有專門人員攔下車輛讓行人通過,還有一種紅綠燈專門針對人少車多的馬路,一般人行道都是紅燈,車輛自由來往,行人要通過時按一下燈桿上的按鈕,再等待一下就可以綠燈通過了。\n\n親眼見到殘疾人上地鐵的時候被兩個工作人員抬上來,到他下車的那站又有兩個工作人員上車把他抬\n下去。\n\n電車裡陌生的異性之間會刻意保持距離,很多時候即使陌生的異性旁邊有空座位寧願站着也不會去坐。\n\n7、 水果和蔬菜貴,好貴,吃飯也好貴,消費太多。西瓜葡萄草莓是很奢侈的,不大一個西紅柿十塊RMB,但是比較便宜的有 豆芽豆腐土豆洋蔥
金針菇。偶爾買個果盤會激動到熱淚盈眶。\n\n\n8、 各種服務(正經兒的)是真的好,尤其是銀行,回國後去銀行還有點失衡的感覺。(雖然都是臉上笑嘻嘻心裏MMP但是面上夠了就很舒服)\n\n\n\n9、 便利店遍地都是,主要為全家和71,除出售正常的零食,日用品外,也會有漫畫雜誌(當然那種也有)出售,另外價格相比國內會偏高,比如可口可樂要10塊錢左右。\n\n服務人員很有禮貌,儘管你只是去買瓶飲料,態度也會非常好,體現在說話都用敬語,比如國內便利店買東西,買完就走了,日本店員會說“非常感謝您,歡迎再次光臨”大概這個意思,懂日語的朋友應該知道我在講什麼,總之就是 お。。。ございます。 ご。。。。です不斷,另外日本人點頭鞠躬很普遍,把我都帶過去了。\n\n\n10、 日本電車是世界上最守時的,基本上是沒有誤差的。一年裡也就只會延個18秒左右,而且!如果單次晚點超過50秒,列車公司就會向全國道歉。\n\n11、 日本平均每年有大約1,500次地震,每日平均地震4次左右。\n\n\n\n12、 我覺得我嚴重低估了日本人的顏值,到這邊以後發現真的經常看到非常好看的小哥哥還有小姐姐。\n\n而且日本人的漂亮很大一部分程度上體現在他們的清潔度、穿着打扮之上,很少會有油膩的形象。乾淨柔和的面容、整潔的服飾會讓他們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洒脫利落。\n\n我在
澀谷街頭的帥哥美女讓我目不暇接,當然一直盯着人看也不太好,總之就是真的好好看啊!\n\n\n13、 日本共有936.6萬殘障人士,佔了人口總數的7.4%(其中包括身體殘疾436.0萬人、智力障礙108.2萬人、精神障礙392.4萬人)。根據2006年的統計表明,中國各類殘障人士總數為8296萬人,佔總人口的6.3%。\n\n這樣看來,並不是日本的殘疾人數量多,而是即使有殘疾的人,也可以上學或者工作,所以才能經常在路上看到他們。即使在電車裡碰到了智力障礙人士,日本人也都見怪不怪。在這裏,他們也能做到像普通人一樣安心生活。\n\n我想很多人都會在意日本的殘疾人是怎樣找到工作的?\n\n在日本有“殘障人士雇傭制度”,政府會給雇傭殘疾人的公司提供調整金,所以很多企業非常樂意雇傭殘疾人。我去市役所辦手續的時候,也遇到過坐着輪椅的工作人員,對方工作起來十分靈活順暢!\n\n14、 服飾的差異。來這之後我真心體會到北方人比南方人更怕冷的道理。\n\n日本人大冬天零下10幾度都只穿一條褲,小姑娘甚至光腿,看的我是呆若木雞。\n\n對了,有人笑話過我穿羽絨服,說是像大媽,日本人是喜歡大衣的,但大衣他媽的沒有羽絨服暖和啊。\n\n我的髮型是露額頭的馬尾辮,日本小女生很少露額頭,因此有時候我也被笑話過髮型,我班女生還說讓我把頭髮放下來更好看,但我自來卷放下來就飛天。”,”spans”:[]},”images”:[{“web_uri”:”tos-cn-i-qvj2lq49k0/e282a632adb246cdbd50c1b6b2d624e8″,”width”:716,”height”:564,”image_type”:null,”mimetype”:”webp”,”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webp”,”size”:”32574″}},{“web_uri”:”tos-cn-i-qvj2lq49k0/1ef445822a1e44369bf1c8dcb3bc3ec0″,”width”:594,”height”:411,”image_type”:null,”mimetype”:”webp”,”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webp”,”size”:”43126″}},{“web_uri”:”tos-cn-i-qvj2lq49k0/968be083ce6c4b47bdc197a10821c55d”,”width”:640,”height”:800,”image_type”:null,”mimetype”:”webp”,”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webp”,”size”:”37520″}},{“web_uri”:”tos-cn-i-qvj2lq49k0/1717420a59fa431c8d84e8aab579a9d9″,”width”:640,”height”:396,”image_type”:null,”mimetype”:”webp”,”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webp”,”size”:”48752″}},{“web_uri”:”tos-cn-i-qvj2lq49k0/ef1e02d4c523428b86aee484aa5c6f7e”,”width”:623,”height”:398,”image_type”:null,”mimetype”:”webp”,”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webp”,”size”:”51768″}},{“web_uri”:”tos-cn-i-qvj2lq49k0/ddc1b38eac514278a51a3717ddd808b4″,”width”:527,”height”:405,”image_type”:null,”mimetype”:”webp”,”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webp”,”size”:”53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