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秦海璐拍《白鹿原》殺青后,當眾宣布:“以後就算劇本再好、片酬再高,我也不想和張嘉譯搭檔了!”記者好奇地追問,秦海璐說出原因,卻令所有人大笑不已。   2015年,劉進導演準備將小說《白鹿原》改編成電視劇,張嘉譯作為陝西人,對此特別激動,不僅毛遂自薦出演白嘉軒,還擔任了整部劇的藝術指導,負

2016年,秦海璐拍《白鹿原》殺青后,當眾宣布:“以後就算劇本再好、片酬再高,我也不想和張嘉譯搭檔了!”記者好奇地追問,秦海璐說出原因,卻令所有人大笑不已。 2015年,劉進導演準備將小說《白鹿原》改編成電視劇,張嘉譯作為陝西人,對此特別激動,不僅毛遂自薦出演白嘉軒,還擔任了整部劇的藝術指導,負
{“rich_content”:{“text”:”2016年,
秦海璐拍《
白鹿原》殺青后,當眾宣布:“以後就算劇本再好、片酬再高,我也不想和
張嘉譯搭檔了!”記者好奇地追問,秦海璐說出原因,卻令所有人大笑不已。\n \n2015年,
劉進導演準備將小說《白鹿原》改編成電視劇,張嘉譯作為陝西人,對此特別激動,不僅毛遂自薦出演
白嘉軒,還擔任了整部劇的藝術指導,負責挑選演員。\n \n然而臨近開機,劇中白嘉軒老婆仙草的人選還沒敲定,讓張嘉譯頭疼不已。\n \n在小說中,白嘉軒一連娶了7個老婆,奇怪的是,娶一個掛一個,直到娶了第七個老婆仙草,日子才安穩下來。\n \n仙草雖然只是劇中一個配角,戲份不多卻很重要,還十分考驗演技。\n \n張嘉譯想到了老熟人秦海璐,秦海璐雖然算不上大美人,但演技毋庸置疑,22歲就拿了影后。\n \n但秦海璐當時剛生完孩子,不僅身材發胖走樣,還患上了產後抑鬱,整天在家裡哭。\n \n張嘉譯上秦海璐家探望時發出了邀請,秦海璐認為自己的身材和狀態都與仙草的形象不符,一口拒絕了。\n\n張嘉譯不死心,連忙說:“這部劇拍攝周期很長,可以把你的戲往後排,你還有3個月的時間來調整身心狀態。”\n\n而且考慮到秦海璐的特殊情況,張嘉譯還答應 幫她安排最好的酒店和房車,可以帶着孩子去拍戲。\n \n秦海璐一直猶豫不決,老公
王新軍也勸她出去拍戲散散心,承諾自己在家帶孩子,秦海璐才最終答應出演仙草。\n \n秦海璐進組后和張嘉譯搭戲,兩人都是實力派老戲骨,又很有默契,同台飆戲把一對互相扶持的夫妻演繹得十分到位。\n \n最終,張嘉譯演活了白嘉軒,而秦海璐也演活了仙草。然而,面對記者採訪時,秦海璐卻說,以後再也不和張嘉譯合作了。\n \n記者追問原因,秦海璐笑着解釋:“張嘉譯演技好,長得又帥,不管我怎麼演也達不到他的高度,壓力太大了!”眾人聽了哈哈大笑。\n \n張嘉譯對秦海璐的評價也很高:“她是一個用生命演戲的人,而且爆發力極強。”\n \n有一眾實力派演員的加持,電視劇《白鹿原》才播出一集就獲得了9.2的高分。但好景不長,這部劇剛播完第一集就遭遇了下架,24天之後,由85集刪減至77集,才得以重新播出。\n \n究其原因主要是尺度問題,原著小說中就有大量關於男女情事的大尺度描寫,早在1993年小說首次出版時,就遭到了很多文人的批評。\n \n小說中,女主
田小娥與4個男人有染,和3個男人有大尺度感情描寫,由於
陳忠實對這些男女情事寫得過於露骨,被指責難登大雅之堂。\n \n後來,為了評選
茅盾文學獎,陳忠實不得不多次刪減原版,最終刪掉了近6萬字。此後,市面上一直流傳的是刪減本。\n \n但陳忠實認為,刪減的細節是體現人物的靈魂的關鍵,刪減的小說遜色很多,最多只能給60分。\n \n因為尺度問題,這本小說出版了20多年沒人敢拍成影視劇,直到2012年
王全安踏出了第一部,拍攝了電影版《白鹿原》。\n \n然而由於時長的限制,一部電影根本完整展現小說構建的恢弘空間,這才有了電視劇版《白鹿原》。\n \n儘管電視劇版《白鹿原》也遭遇刪減,還是獲得了超高的口碑,並一舉拿下了飛天、金鷹、白玉蘭等多個獎項。\n\n《白鹿原》之所以受歡迎,就在於這個故事中既有社會變遷的辛酸無奈,也有人性的幽深複雜,這種真實令人震撼。\n \n更慶幸的是,如今人們的接受程度變高,陳忠實先生一直保留的1993首版《白鹿原》手稿得以重見天日。\n \n影視劇的表達遠不如文字的描述細膩有力量,如果你想要了解真實的《白鹿原》,建議你讀一讀這本原汁原味的1993未刪減版。\n \n點擊下方“看一看”即可獲得,大套裝更精彩、更優惠!”,”spans”:[]},”images”:[{“web_uri”:”tos-cn-i-qvj2lq49k0/877d272560ab4a1aafd899b9d40c988c”,”width”:979,”height”:668,”image_type”:null,”mimetype”:”png”,”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png”,”size”:”531740″}},{“web_uri”:”tos-cn-i-qvj2lq49k0/d1f8a646ce0a4320acff8179a7c45aa4″,”width”:306,”height”:240,”image_type”:null,”mimetype”:”png”,”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png”,”size”:”126058″}},{“web_uri”:”tos-cn-i-qvj2lq49k0/ecc3068e2eb94f27ac900274219adc3f”,”width”:499,”height”:355,”image_type”:null,”mimetype”:”jpeg”,”encrypt_web_uri”:null,”secret_key”:null,”encrypt_algorithm”:null,”extra”:{“format”:”jpeg”,”size”:”28630″}}]}